【神幻都市最新章节精彩试读】主角玉妃秋水_金丝小说网

神幻都市

神幻都市 连载中

神幻都市

时间:2021-03-05 22:48:44 分类:玄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自由飞飞 主角:玉妃秋水

主角是玉妃秋水的小说《神幻都市》此文是自由飞飞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同是那麼在乎别人目光,同是那样缺乏自信不敢挑战自己。这股莫名的熟悉,让玉妃像是看见人类记忆中的自己。或许因為如此,玉妃选择了秋水,期待她能代替自己,跨过过去没有跨出的那步。...

精彩章节试读:

接下来的日子九尾少女全花在稳固力量上,切割灵魂造成她的力量极度不稳。当初离火来时九尾少女正刚切割灵魂没多久,力量极度不稳,要是离火有耐心多试个几次,或许可以看出破绽。离火丧失完全降服玉妃的机会。

原以為会為了半妖而来袭击九尾少女的黑并没有如预期的出现,他心中再打什麼算盘玉妃并不清楚,不过九尾少女不敢放鬆掉以轻心。也许黑在等,等一个最佳的机会。

暴露实力的九尾少女不敢在待在原来住所。把目标转向杜真,边把事情来龙去脉说了ㄧ遍,边装可怜,骗的的杜真同情心大起,同意暂时收留九尾少女,玉妃乐得赶快将东西收拾好搬去同住。

「玉妃姐,杜真问妳何时搬走?」无悔每天上课前下课后都会绕过来一次,送早晚餐给九尾少女。

杜真并没有要求无悔称她為师父,无悔也乐的继续称她杜真姐,毕竟她外表也只大他几岁而已,称她师父颇感到不自在。

嘆了口气。「我也想搬走,但是要是离开这麻烦就会自动找上我。」九尾少女目前利用隐者和杜真名字来避祸。

「可是杜真姐好像不喜欢妳继续住下去。」

「你家的杜真姐有够小气,过了这麼久还在生闷气。」九尾少女前些时候感觉枕头不够高,拿了本书来垫高,结果睡著睡著不小心口水流了出来。沾满书本弄脏封面。杜真气极了,几乎要将九尾少女从这裡赶出去,要不是九尾少女苦苦哀求,总算勉强留下来。不过从那时候开始,杜真常常问九尾少女何时要搬走。

「玉妃姐你应该知道书等於杜真姐的生命,妳这样弄脏她的书难怪她会生气。」

「也没必要一直生气,都过了这麼久还在生气。杜真呢?怎麼没有回来。」今天杜真晚了许多。

「杜真姐今天不回来了,她有事要办。」杜真打电话跟无悔交代让他转告九尾少女。

「杜真现在这麼忙,没办法只好让我代替她好好陪伴她的书一起度过这空虚的夜晚。」

「玉妃姐请别让我為难好吗。」无悔罪不希望听到九尾少女说这些话,杜真可是将书的安全权交给无悔负责。要是有个万一,最先倒楣的必会是他。想到惩罚无悔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我也不想為难你,只要你告诉我杜真去办点什事。」

「这个麻」无悔感到為难,杜真有交代过不能告诉九尾少女。

「我长期住在这,你不可能二十四小时全天候监视我,我要是每天弄坏点书,你的恐难日子会过不完的。不过你要是现告诉我,痛恐的日子只会有一天,你可要好好考虑清楚。」

「玉妃姐妳这不是在為难我吗?」无悔苦著张脸。那惩罚就算是一天也十分难熬。

「很遗憾我就是在為难你。」

「我知道了。」无悔选择一天痛苦,他不认為九尾少女会做出伤害杜真的事,告诉她应该无访。「今天第零课為了件杀人案去杜真姐所就读的高中进行调查,据说是被害人好像是杜真姐的同班同学,因此问了点事情。杜真姐不知怎样对这件案子很有兴趣,所以私底下去调查。」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杜真一点也不爱惜自己,都忘记自己力量全失,身体又很虚弱。难道她看不出来自己留在这有ㄧ部份原因也是是因為要保护她吗!

「玉妃姐妳长时间待在这边,秋水姐那边没有关係吗?」虽然已成為杜真的弟子,不过无悔对这城市依然不够了解,对於齐家的情势,并不了解。

「没问题。我现在正在休假中。」九尾少女随便编个理由打算蒙混过关。

「休假!式神可以有休假吗?」无悔没听过。

「人类工作就有假日可以休息,难道式神就不可以有?,还是因為你瞧不起式神就认為我们不可以有休假可以休息!」

面对咄咄逼人的九尾少女无悔根本无法应付,只能选择弃械投降。「没这回事,只是因為第一次听到所以有点不适应。」

看无悔那不知所措又带著不肯定的些许怀疑表情,九尾少女為自己的恶作剧成功暗自窃喜。

「看够了吧。」九尾少女扣指一弹。黑色妖力化為气箭射向影子。加诸特殊力量的气箭再集中地面的同时,贯穿空间障璧攻击躲裡面的人。

影子裡的人化出一道异力将气箭档了下来,传裡面传出男子声音。「又不是不认识,何必下这麼重的手。」交手过后男子身形从影子处浮出。无悔退到旁边,他知道这不是他该付的场面。

虽然没见过,不过九尾少女猜想这人应该是黑夜二。「你的异能除了可以偷听还可以在影子裡面开闢空间,用途真是不少。」如果不是隐者事先有略微提醒过夜二的能力,让九尾少女对影子已有戒心,恐怕很难发现。

「如果我的能力只限偷听早死了,毕竟我知道太多不该知道的秘密,有太多的人想要我消失。」眼前一名长相平凡手持一把制木制手杖的二十多岁年轻人,他朝著九尾少女微笑著。这是九尾少女第一次跟夜二面对面见面。

「你的能力应该不止如此。」九尾少女注意到夜二手上十根手指带的戒子,上面镶有不算小的宝石,宝石裡面有异常元素波动。

「当然作為任职高风险职业的职员,就必须要有某种保障才能做的久远,想当然实力是最重要的保障。」夜二笑著。走近书柜随手拿了本书翻了翻。「妳觉得我今天来做什麼?」

「不知道。只知道你不会来找我叙旧的。」

夜二脸上露出举丧表情。「在妳心中我是那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吗?」

「是。我想你问任何认识的人应该答案都会跟我一样。」

夜二表情快速转变,大笑道:「实际上妳说的完全正确。没错,我就是那种人。还在想你会婉转点,没想到这麼直接。」

无悔并不喜欢夜二,他身上有种感觉不是他所喜欢的。「这位先生你是谁,来这有什麼事?」

「你就是杜真新收的徒弟?」夜二不答反问,上下打量无悔一番。「很有趣,没想到你会把这麼有趣的事推给杜真。」夜二笑著。笑容让人有种类似狼看见猎物的表情。

「你可真吵,到底有什麼事快说。」九尾少女档再夜二面前遮住无悔。

夜二暂时收起对无悔的好奇。「妳应该知道齐灵儿在我这边,她出了点问题,我需要妳的帮助。」

「打算我怎麼给她怎麼帮助。让她将我吞噬,好补足基因上的缺陷吗?」九尾少女冷笑。

「妳从隐者那边知道的?妳清楚了这样更好,可以更简单切入正题。我从来没有动过让齐灵儿吞噬妳的打算,实际上我希望妳给我滴血,让我来在研究基因部分的问题。」

「是吗,妳居然愿意花时间等,这倒是很出乎我意料之外。」

「做為一个聪明的投资客,耐心是必要的条件之一,刚好这部分我有。」

「我还以為你对吞噬我比较感兴趣,这样也许齐灵儿能力能有在突破的可能性。」

「别开玩笑了,传说中九尾妖狐可不是想吞噬就吞噬的。更何况齐灵儿的躯体就算是吞噬了妳,也只会落得沉受不住妳九尾妖狐力量爆体的下场而已。当初蜕变要不是杜真全力加持保护下,齐灵儿身体早已爆裂开,她经不起再次力量暴增,得先修补基因上缺陷。就算她身体经的起,我的心臟也经不起这种惊险刺激。」夜二轻揉著鼻樑,再齐灵儿身上他花太多心思。

「和后者比起来前者爆体风险比较像事实。」

「妳决定如何?」夜二将书放回柜子,对九尾少女。

「我拒绝。」

「什麼!妳居然拒绝,妳為什麼拒绝?只要给我一滴血我就不跟妳纠缠这样不是很好吗?」夜二装出一脸心痛无力坐倒在地上,宛如深宫怨妇在一旁低泣。

九尾少女看的出来那只是做戏。「对你是很好,对我可看不出半点好处。」顿了一下接著说:「对你而言可以可以获得力量提升的齐灵儿,我这边我可看不到半点好处,除非你所说的好处是让我失去一滴血。贫血对我而言一直是苦脑很久的老毛病,失去一滴血会造成多大的后遗症我自己都算不準。」说完九尾少女还敷衍的随便演了一副虚弱身体摇摇欲坠的样子。

无悔见状一呆,九尾少女何时变的这麼虚弱她怎不知道。忍不住开口问道:「玉妃你身体何时有贫血我怎不知道?」

九尾少女白了无悔一眼,真是不识时务。「上一秒。安静,大人说话小孩不要插嘴。」

上一秒。无悔无言以对。

「妳需要什麼才肯给我血。」夜二内心暗自骂翻了九尾少女。果然是活了千年以上的老狐狸,一点便宜也不肯给别人佔去。

「很简单,我希望你在齐离火。齐秋水兄妹危险的时候可以救他们一命。」九尾少女始终放心不下两兄妹,却又不想捲入其中,刚好夜二自己找上门正好利用一番。

「妳贪心了点,我只要妳一滴血,妳却要我要救两条命。」夜二不悦。

「值与不值每个人心中有把尺。某样东西妳买入是十元,你转卖给急却需要的人不可能只卖十元。」九尾少女笑道。

「妳说的是奸商。」

「你不就是奸商之一。你救齐灵儿只是因為她对你有利用价值,所以出手就了她。跟齐家正面為敌看似付出相当大的代价风险,其实并不然。齐家对你的宣战看似态度很强硬,其实那些都只是做给外人看的,齐家不会為了一个对他们可有可无的齐灵儿去得罪你,更何况现在这情况下,齐云更不会傻傻跟你翻脸,也许你们内部有做协议也说不定。你在没有花任何力气之下只利用局势逼迫齐灵儿成為自己手下,这跟奸商差不多。」

「我可没有逼迫她。」夜二反驳。

「那你告诉在T市裡面还有谁沉受的住齐家势力的威胁又对她有兴趣的。」夜二没有说话,整个T市没有。九尾少女又接著说:「失去势力的庇护,她在齐家追捕又能逃多久?现在的她不想死,至少在报完仇之前她不想死,这样一来除了加入当你的手下,还能有别的选择吗?」

「妳把我想的太坏。」夜二耸肩,脸上露出一脸无辜的表情。

「或许我把你想的还不够坏。当初在真实谎言跟我攀谈应该是因為发现我九尾狐的身份,觉得我有利用价值所以结交。你行事的标準完全是以利益做基础,只要利益许可连父母都可以出卖。」

「如果我是那样的人,大概是妳讨厌的类型。」夜二笑著,笑容潜藏著杀机。

「刚好相反,这类型比较好掌控,并不特别讨厌。个人行事有个人规则,你以利益為準则没有什麼不对。人类不是有这麼一句话,人不為己天诛地灭,你至少承认了,不会说一堆美丽的谎言来掩饰自己丑恶的行為。我最讨厌的是那些喜欢用一堆藉口来藉此装饰美化自己丑恶行為的人,遇到杀人魔不说是為了自己活命却偏偏说是為惩奸除恶,这种人噁心死了。真小人比起偽君子可爱多了。」

「妳的想法和一般人有所不同,妳想法倒是与我十分类似。不过一次要求救两人各一次这条件我希望妳能在考虑。」

「我很清楚齐云不简单和四圣兽中的白虎分身的利害,所以只请求你就他们一次,以你的异能或许不能正面对抗,但带走人应该不成问题。」

夜二苦笑。「妳真的太看的起我了,齐家家主他可是相当不简单的存在。」託异能的幅,在这城市裡面就算他就清楚齐家家主齐云的恐怖。如果可以选择,他绝对希望不会有跟齐云交手的一天。

「你可以拒绝,没有什麼大不了的,满卖不成人情在。你可能会想透过其他方法去取得我血液的话,可没这麼简单,会遇到ㄧ点小小麻烦。当然这点麻烦困不住你,会如你所愿取得,只不过时间可能会晚上点,这可能是一段不算短的时间,加上研究基因缺陷的时间恐怕是一段漫长的时间,齐灵儿等的了吗或许该说你等的了吗?」

夜二干冒被隐子视為死敌的风险去动杜真的脑筋,这事情恐怕有相当的急切性。做為一个商人,就是得对时机有敏锐的感应,鸡会错过就不会再回来。

「齐离火。齐秋水兄妹已经跟我没关係,如果你想拒绝我也无所谓。」九尾少女双手ㄧ摊演出随便你的神情等著夜二上勾。

夜二自然不会相信九尾少女对齐家那两兄妹真的无所谓,只是想逼迫自己答应的计两,夜二也并不是真的怕齐云到那种程度,也只是想提高价码。齐灵儿对於夜二计画中是重要一枚棋子,他只得先做出退让。

「我可以答应。不过如果你要我救他们两人得多出几滴血。」

「不行,这样我吃亏了。不如这样每多一滴血你得多保护他们一次。」

「这怎麼行」

两人针对保护次数和血做出激烈攻防战,最后取得可取五次血每次一滴和拯救秋水离火三次的共识。

「怎麼看都我吃亏。」夜二抱怨。

「你可以不要。」九尾少女得了便宜又卖乖。

「我忙的很,没有时间在这边多浪费时间。」夜二从上一拿出一指翡翠雕刻而成周围有精细山水图案的小盒子交给九尾少女。「妳把血滴到裡面。」

九尾少女接过盒子在手玩弄一会,感受到盒子上面的术。这术并非太复杂,其用途在保持放入盒子裡的东西新鲜。盒子大小跟隐形眼镜盒子大小差不多,能放的东西并不多,恐怕是為了九尾少女的血液特製的器具。

「约定口说无凭,在我滴血前你得先做件事情。」九尾少女将盒子接过不急著马上滴血,反而拿出一张不知名兽皮所做成的纸捲出来,上面记载刚刚达成交易的条件。

「这是」夜二感觉兽捲上有股神奇莫名的力量。

「我不相信你,你应该也不完全相信我,為了避免以后有人案中搞鬼,我们不访先订下个契约。只要有人违反约定事项就拿命来做补偿。」九尾少女以轻鬆口吻说著,夜二自然不会以轻鬆心情去听。

「这是什麼东西?」夜二仔细看过兽捲,可以从上面感受到数种奇异能量,如果真的签约违背的话,恐怕真的会死於非命。夜二不得不谨慎看待。

「冥神的诚诺这是它的名字,是由上古不知名的神兽皮所制上面施加冥术,只要违背上面的承诺,就算你逃到异次元一样会被送往冥土。」九尾少女若有所指的说。

夜二听了颇為惊讶。「妳身上居然有这样的东西,恐怕已是神器物品,妳居然捨得拿出来用。」

九尾少女笑了笑。「东西製造出来不就是要拿来用,不然堆在裡面也只是佔空间的垃圾。何况能约束黑夜二这样的人物,对冥神的承诺

也不算辱抹他。」不留痕跡案中吹捧了夜二,让夜二心情变的较好些。「怎样愿意签约吗?」

「还有的选择吗?」夜二扣指一弹,异能激射向兽捲。异能一接触到兽捲化為叶东流三字在兽捲上面。「这东西还真的做不了假。」夜二无奈的摇了摇头。原先指打算签上夜二之名,没想到一接触到强制转换成真实姓名。

「你是骗不了冥神的。」九尾少女笑道。今天多了个收穫,得知夜二真实姓名。玉妃一样运起妖力往兽捲上一点,没有意外的兽捲上面出现玉妃两字。九尾少女在完成后往上一拋,冥神的诚若化為灰色气体消失不见。

「这样就可以,约定以受冥神约束。」玉妃凝聚起力量从手指处逼出血滴入盒子裡,顺手交给夜二。夜二接过欣喜的看了盒子裡的血,将盒子盖上正要收起时,不知从哪裡来的子弹无声无息直直朝夜二脑门飞向去。等到夜二发现时,距离不到五十公尺。

夜二急忙做出反应。「暗夜天幕。」影子变化成黑色高墙档在子弹行进轨道。原以為渡过危机,夜二心神一鬆懈,突变在度发生,子弹无视於夜二的暗夜天幕直接贯穿影子所变化的黑墙,威力不减的朝夜二飞来。

「破界弹。」专门破除诸多结界的子弹,上面被施加密法可以无视绝大多数结界的子弹无物的稀有子弹。

夜二这次看準子弹行进轨道,用手杖应是档开子弹。看似一般的木制手杖却坚硬的异常,跟子弹碰重也没有丝毫磨损。子弹上的力道超乎想像,夜二被震退了两步。同一时间另一发子弹如幽灵般出现,算準了夜二防备的空隙,让夜二来不及防备,翡翠做的盒子硬生生在他眼前碎裂开来。

「两发子弹!」完全出乎夜二意料之外,再他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第一发子弹时,第二发子弹早已射击,目的是夜二握在手上有九尾少女血液的盒子上。

「中计。」夜二在盒子碎裂同一时间将异能往外数公里进行搜查,可一无所获。兇手不是有空间移动能力,就是有足以逃过夜二搜索的能力。

「是妳设计的吗?」夜二将矛头转向九尾少女,流露出杀机。

「不是。」九尾少女否认。「都达成协议也签订契约了我何苦多此一举。」玉妃拒绝位不是自己做的是揹上黑锅。「你的行踪太容易推段,為了齐灵儿你一定会找上我,你的仇人必定会在这埋伏等你,还是多想想你的仇家,他们可能性比我还高。」

「这是妳目前住的地方,妳没有一点蛛丝马跡或是可以怀疑的对象吗?」

「开枪的人没有要致你於死的企图,只是想要警告你而已,所以把最后目标订在盒子上而不是你的头。你的仇家谁有这样的能力。我想你心中有数。」

隐者是目前最大的嫌疑,她很想收拾夜二,只是苦於忙别的事。可没有明显跡象指向隐者,而且如果有机会她不会只警告应该会直接要夜二的命。

「也许就向妳说的,不过妳的嫌疑还是很大,这裡毕竟是妳居住的地方要设陷阱最方便不过。而且你和杜真。隐者关係非比寻常,可能因為交情而出手警告我。妳仍然没有脱离嫌疑。」

「随便你怎说,反正你的想法怎样与我无关。」九尾少女耸肩双手一摊。「还要来滴血吗?」

「这是当然。」夜二可不想忙这麼久空手而回。拿出另一个相同盒子交给九尾少女。同样步骤九尾少女再来一次,将血又滴了滴进去,交回夜二。「别忘记这是第二次,你只剩下三次机会。」

「哼。」夜二冷哼。还没有开始研究就把五次机会弄掉了两次机会,不算是个好开头。检查完后盖上盖子鬆手一放,盒子往下落正当要落地时影子裡伸出一隻黑手将盒子抓入影子消失不见。

「用异能保护我的血,真让我感到荣幸。」

「妳不用荣幸,我只是不希望在一次白白浪费机会。先告辞了。」夜二朝著九尾少女鞠躬告别,身体融入影子中消失不见。

「这是怎麼回事?」无悔看见夜二离开后满脸疑问问玉妃。从那名叫夜二的男子出现后一切有太多东西无法理解。裡面有牵扯到秋水和她哥哥,还有為什麼玉妃要给他血,盒子又為何碎裂。太多太多疑问塞满无悔脑袋。

「你想知道?」

无悔点头。「当然。」

「那就快点变强吧。」

「变强?什麼意义。」无悔不解这和变强有什麼关係。

「你不赶快成长变强,就算让你知道也帮不了什麼忙,反而会因為知道一些不该知道的事陷入危险当中,这样我们还得為了保护你而手忙脚乱。」九尾少女边说边往二楼走去。确定屋子裡除了她跟无悔外没有其他人才从口袋拿出一颗弹头。这颗弹头是刚刚袭击夜二两发中的其中一颗。另外一颗九尾少女来不及回收就碎裂成碎片消失不见。枪手不想留下任何线索,在子弹上加了一层术让弹头不会留下,只是他却没有料想到九尾少女比他想像中更快上一步,不只暗中收下弹头还将上面的术强制中断硬是留下一颗。这颗弹头九尾少女可以用很多方法找到他背后的主人,是颗很重要的证物。

九尾少女玩弄几下收了回去。「今天事情太多了先到此為止,这事情以后再说。」反正对方目标不是九尾少女。玉妃不理无悔打算找个位置休息。

正当九尾要休息时,无悔忽然想了件事。「对了玉妃姐,这个礼拜我有点事恐怕没有办法来这裡帮妳送早晚餐。」

「这样吗?我知道了。我会自己想办法处理,小孩子快点回家休息。」九尾少女走到二楼走廊对著一楼的无悔挥了挥手。

「我才不是小孩子。」无悔不悦。

「知道了快回家。不要担心刚刚的事,一切我会处理。」九尾少女怕无悔扯入其中。「快回家休息。」

「恩。」在九尾少女的催促下,无悔没过多久离开。

古月是杜真的同学,在半个月前转来。个性活泼外向,留有一头丽短髮长相不算漂亮,但有总林家女孩的亲切感,人缘颇佳。

「杜真妳在看什麼书?」下课时间古月走过来问道。

古月对班上任何人都十分亲切,既使一副拒人千里之外被称為怪人的杜真也是如此。古月看了一下杜真手上拿的书。「魔法练习与运用。妳是魔法师?」

「不是。」杜真不喜欢好不容易才有的短暂下课阅读时间被打扰。

「古月要不要一起去合作社买饮料。」同班女同学热情对古月邀约。

「不了,谢谢。等下要上体育课我还有抵东西要準备下次吧。」古月向女同学道歉,挥手向她们道别。「杜真妳為什麼要看有关魔法师的书。」

杜真受不了看书时间被打扰,她皱起眉头。「妳可以走开吗?让我安静看书。」声音并不大,还是让不少在教室的同学听见,引起议论。

「不好意思原来我打扰到妳看书。」古月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道歉。「我这个人就是有时候对自己有兴趣的事情太过投入,以致於忽略到其他人的感受,真是抱歉。」

「不。是我反应太大了,我才应该该道歉。」见古月如此真诚在道歉,杜真反而不好意思。

古月抓住杜真的手。「我很喜欢妳,妳可以做我朋友吗?」

「妳说什麼?」杜真反应不过来。

古月笑著。「我看妳很投缘,妳愿意成為我的朋友吗?」

杜真不知所措。这种问法很曖昧,像是男生在问女生愿不愿意成為她女友的味道。,杜真不由的脸微红了起来。上课鐘声此时响起,下课时间结束。杜真头一次这麼高兴下课结束,感觉救星到来。

「要上体育课了。」杜真免强恢復无表情。

「那妳慢慢想,交朋友是一辈子的事,好好考虑一下。」话说完古月离开教室,离开教室前不望回过头对杜真说:「要上体育课了,大家赶快到篮球场集合。」

古月所说的太惹人遐想,上体育课时刚刚那段话引起班上同学窃窃私语讨论。杜真很自然成為眾人目光焦点,她并不习惯成為眾人注视目标,尽可能远离眾人视线,躲在距离有点距离的树下。另外一个主角则是完全不在乎别人视线组队打篮球。

打起篮球古月架式十足,不论外线。切入。助攻。抄截都有超水準演出。比起男生毫不逊色的表现,再加上偏中性的外表自然引起女同学的尖叫。

一个假动作古月骗过防守球员,三分球应声入网,第十二分入账。古月得分效率并不高,大不分精力花在助攻上,靠著灵活身手和俐落的切入製造出许多机会给队友。古月很清楚自己在体型上。力量比不上男生,得在速度。技巧上多花点功夫,避免过多的肢体接处。

一记挑蓝得分后古月跟人交换下场休息。她见一旁的杜真,朝著她走过去。

「妳在躲我?」古月不理其他人窃语坐在杜真旁边。身旁的杜真感到不自在。「是因為在教室裡说的那些话关係?」

「没错,妳说的话让我不自在。」杜真道。

古月微笑。身子往地上草地一躺,眼睛从稀疏树叶中的空隙看著天空,一片蔚蓝晴天。「这样躺著很舒服,不管心情再怎麼差,只要看到这样的天空就会让我心情很好,妳要不要试看看?」

「不了。衣服会弄脏。」杜真不喜欢把衣服弄脏。

「我要再次跟妳道歉,其实教室那些话我是故意说成那样,从我转来这两礼拜以来,每次就看妳独自一人在旁边看书,不知為何我总觉得妳很孤单。我之所以这样说引起注意除了要跟妳做朋友外,还希望能将妳和同学距离拉近。」古月起身九十度郑重向杜真鞠躬道歉。「非常抱歉。」大有杜真不原谅不肯起身的觉悟。

孤单吗!杜真长久以来不敢对身旁的人投注太多感情,她们的人生对杜真而言仅是一眨眼太过短暂,深怕当她们离开时自己无法沉受那样的痛,一而再再而三的沉受会让自己疯掉。渐渐的杜真许则封闭自己不和人交往,转向跟书交朋友,只有知识才能永远陪伴自己。

对於杜真而言,她的不老不死不是上天的恩赐,而是天底下最恶毒诅咒。

「原谅妳了。」杜真道。

「谢谢。」古月鬆了口气。佯装全身无力作倒在地上。「杜真妳现在愿意做朋友吗?」

杜真表情僵注。朋友吗感觉就就像易碎的瓷器,不小心从手上滑落就会摔成碎片。

古月见杜真為难表情,急忙转移话题。「我早上看妳在看魔法师的书,莫非妳打算当魔法师?」

杜真摇头。「不是。只是了解一下魔法师的招式。」未来跟魔法师交手可做战术参考,当然这些话杜真没有说出口。

「都市学校的异能者可真不少,比起我以前注的乡下来的多很多,也很爱惹事,总是自以為有异能就高高在上。」

「有与眾不同的力量,心智不成熟的人难免会產生优越感。」

「為何会有优越感?我只感觉异能很有娱乐效果。」

「娱乐效果」杜真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这样形容异能。

「不是吗?开宴会的时候可以表演胸口碎大石,把桌上东西变倒别处这样不是很有娱乐效果吗?」

「。」杜真不知道该怎接话下去。

「异能者听到八成会想杀了我。」古月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妳不会羡慕那些有异能的人吗?」杜真好奇的问。

古月点头。「当然会。妳想想要是我会瞬间移动,我不就可以睡的比较晚才来上课。要是我会结冰的异能,夏天随时可以吃冰。要是有火的异能,我每天吃烤肉。」古月一连串举例二十多种异能日常生活的运用方式。最后又捕了一句。「异能真是太令人羡慕了。」

杜真听到古月的举例配合上夸张的动作忍不住笑了出来。

「有比较开心了点吧。多笑点,不然会容易老的。」

「谢谢妳。」杜真知道古月特地斗自己开心十分感激。

「这种小事不用道谢,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朋友或许跟古月可以成為很要好的朋友。「恩。是朋友。」

「古月,妳还要不要打球。」远处同学对古月叫著。

「好,马上来。」古月起身对杜真说:「下次在聊。」挥手道别,往篮球场走去,不久开始和班上同学打起篮球。

看著古月在篮球场上来回飞驰的身影,杜真又不禁想起古月只是普通人类这件事,她又能陪自己多久。想到这杜真神色不由的黯然起来。

「姐姐大人中意她。」一名年约二十多岁身穿黑色西装戴著黑墨镜青年不知何时站在树的另一面背对杜真。

「隐者!」这男子是隐者操纵的眾多人造人之一。从一个二十多岁的外表冷酷男子嘴裡出现姐姐大人四个字相当不搭,甚至令人噁心。

「要是姐姐大人中意她,我可以对她进行人体改造,加点龙族基因下去,这样她就可以活上个几千年,陪姐姐大人很长一段时间。」

「不要。」杜真拒绝。

「為什麼?」

「我很喜欢这孩子,所以不希望她恨我。」

「人类不是都很喜欢长生不老,能给她一个近乎永远的寿命的身躯他应该会很高兴又怎会」

「别自欺欺人了。」杜真低斥隐者,打断了隐者的话。「我们是只能过著永久彼此互相舔著伤口的可怜人。在那永恆前后是虚无,一切不再有意义。」

沉默了阵,隐者开口。「我还是觉得姐姐大人需要个伴。」

「我有妳就够了。」

「很高兴姐姐大人能这麼说,不过姐姐需要的人不是我。」隐者眼睛餘光看著球场中的古月。

「隐者妳不许动她。」杜真站起,原先树后的隐者已消失不见。空气中残留著隐者餘音。「只要是為了姐姐大人好,就算得不到姐姐大人的谅解也无访。」

下课鐘声想起,集合点完名后原地解散。杜真顾不了谣言尚未消失会引起注意,走向古月。

「可以单独聊一下吗?」

「恩。」

在同学注视下,两人远离同学交谈。杜真道:「妳最近要注意安全。」

「安全!」古月思考了会半开玩笑道:「该不会因為我的告白,引起妳的粉丝的愤怒打算要将我撕成碎片。如果是这样妳不用担心,我可是有练过空手道。」用力向天空挥了两拳。这两拳在杜真眼裡,没有速度没有力量而且破绽摆出,根本保护不了自己,没有任何阻喝效果。

古月的半开玩笑猜测虽不中也相差不远。「我那个朋友有点偏执又有点异能。」

「我想可能是个误会,只要我跟她说清楚应该就可以。」

事情有这麼简单。隐者对於她要做的事没这麼容易放弃,说道理的方式对她效果相当有限。

古月见杜真仍是一脸不放心,拍她的肩。「妳能这麼為我担心我实在很高兴,这代表妳当我是朋友。不过也请信任我,我会好好跟妳的疯狂粉丝好好的沟通。」

杜真还想说什麼,不过感觉直接找隐者会比较有用也比较快点。「古月麻烦妳帮我请假,我有是要办。」不待古月回答快速离开。

相关内容推荐:

张峥

编辑张峥点评:

《神幻都市》剧情起伏跌宕,守望的文笔也在慢慢变好,但我真心希望凌老复活,凌老死时我哭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玄幻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神幻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