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最新章节完整版精彩试读】主角红绿灯毛根根_金丝小说网

守护者

守护者 已完结

守护者

时间:2020-08-12 01:37:04 分类:灵异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斩不灭 主角:红绿灯毛根根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守护者》的小说,是作者斩不灭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在寻找失踪的家人几年后又被一直陪伴左右的男朋友背叛,让‘我’心灰意冷。在差一点撞车自杀后遇到‘绯然’,她指给‘我’一个神秘之旅。让‘我’找到一个可以麻木自己脑神经的办法,那就是不停的接触古怪神秘事件。然而接触越多,慢慢的发现,原来‘我’本身就是神秘世界中的神秘存在守护者。当‘我’问出,守护者?守护什么后引来百鬼夜行。...

精彩章节试读:

我翻开手机,欲在网上查查关于八卦的知识。对于八卦之类的我仅限于小说里提过的知识。网上很多关于八卦方面的东西:什么‘八卦是伏羲根据河图和洛书图研创的简易图’等。让我注意的一点是八卦源于对天文地理的观测记录。至于八卦占卦那是后人增加上去的。‘替楼房算命那是不可能的,观测天文地理好像也说不通,’我坐在一块方石上想了很多‘天文地理?当时打基础是很困难的,这应该属于地理方面的问题,想成功当然要改变地理问题,难道画个八卦图就能改变地理了……

“你有没有听过关于龙柱的故事?”师姐站离我有两米远幽幽的说,看样子并不像对我说的,然而四周又没有其它人。

“没听过。”我淡淡的回答。

“那是多年前建高架时的事。这个工程不管对于政府还是市民意义都很重大,开始工程建设的非常顺利。但是,在工程进入非常地段时却遇到了一个基础地桩怎么也打不下去的怪事。当时翻阅了无数资料也找不到原因。无计可施时才向一位高僧请教。高僧焚香祷念后,叮嘱某时某刻后即可打桩。然后成了。而龙柱就是那件事后留下的唯一证据,你相信是真的么?”师姐看也不看的问。

“谁知道呢!”我无所谓的回答。

中国的文化博大精深,什么易学,玄学,风水学……关于这方面的传说也很多。只是传说多少是真?又有多少是假的谁也不知道!

太阳终是经不住黑夜的诱惑,沉然睡去。晚风虽然有点冷却能让人清醒。今晚的星空不错繁而明亮却在四台大功率的工程灯的照射下失了色彩。

“你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师姐对着手机说。想来应该是给蓝薇打电话:“快点”

近七点,蓝薇扶着一位白发瘦高戴着金边眼镜的老头出现在眼前。

“走得快点,太慢了。”蓝薇噘着小嘴囔囔。

师姐连忙迎上去,笑着叫道:“蓝爷爷好。”

“好好好,你看看我这孙女多孝顺,把爷爷当鸭子赶,从窝里一直赶到这乱石地,是不是准备吃进肚去。”老爷子略有些气喘说。

“吃你,我还怕噎着呢。“蓝薇带着娇笑白了他一眼:“快来看看,这些图形是什么?有什么意义?你可是老探长!”

老爷子爱怜的看着她。

看到他让我想到了我爷爷。他也是一位每根头发都白透了,高高的个子,背有点驼,总用慈祥的目光看着我却又早早弃我而去的臭老头。

“怎么样,看得懂吗?”蓝薇与师姐陪着老爷子仔细观察。

“一些奇怪的图形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老爷子背着双手说。

“怎么会呢,师姐说这是先天八卦图。而且,这块地连挖掘机都一点办法没有,这不太奇怪了。”蓝薇听到老爷子不说实话气得跺着小脚。

“没什么奇怪的,只是有人故弄玄虚而已。好了,都回去吧。”老爷子淡淡的说。

“爷爷,你又不对我说实话是吧。什么叫故弄玄虚?谁有那本事故弄玄虚到连现代机械都无可奈何的地步!爷爷,你总是这样,明知道有事却不肯对我说。不就是什么鬼怪吗,为什么你就不能对我说呢?”蓝薇急得面色泛青。

“薇薇啊。”老爷子爱怜的看着她。

“这个案子对我很重要。无论我花什么代价我都要侦破它。”蓝薇倔犟道。

老爷子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她,好一会轻声的问:“告诉爷爷你是谁!”

“我是警员蓝薇薇,是个唯物主义者。但是,我也相信世上有神奇的事物存在。”蓝薇道。

老爷子轻叹一声。

“你不说也没关系,我就算用手指甲一点一点的挖我也会把它挖开的。看一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不管是什么妖魔鬼怪我都会把它从里面揪出来。”蓝薇坚定不移的盯着地面。

她的这一番言论倒让我有点刮目相看了。只是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如此执着。

“唉,长大喽。你等着,我到你车里打个电话,不许跟来。”老爷子看着地面长长的叹口气,摇着头往回走。

“那你快点,我等着。”蓝薇噘着小嘴。

“我有腿脚不比你差。”老爷子语气中透出一点调皮。

看到老爷子离开,蓝薇四处看了看,拿起一把锤子高高的轮起狠狠的砸下却连个碎石星都没有濺起来。她连砸几下,没有结果后才停手,有些气喘的说::“什么鬼东西,这么硬。”

“蓝小姐,我们……”领队从车里出来,走近不好意思的说:“兄弟们也饿了。想早点回去,你看……”

“没问题,去吃饭吧,前面那条路上有家‘福满楼’知道吧。这点钱你们拿去吧,尽情的吃,各位朋友都辛苦了。”蓝薇豪爽拿出几张百元说。

“这个,不好意思的。蓝小姐,你太客气了。”领队呵呵笑道。

“我们都是朋友,这个别客气了。改天你再请我就是了。去吧,我们会留在这里的。”蓝薇说。

“那好,我们先去了。谢谢蓝小姐,谢谢。”领队说着招呼工人离开。

师姐轻笑着摇了摇头说“薇薇,看来你这个月的工资彻底完了。”

“没事,我家里也不缺我这点小钱。你们饿不饿,饿了让他们吃完带点回来。”蓝薇说。

“我还好。”师姐说。

“郗易,你呢,饿傻了?”蓝薇道

“不饿。”我说。

“爷爷……”蓝薇仰头大叫一声:“半个小时了。”

“我知道。”老爷子远远的应了她一声。

老爷子再次出现,他缓缓走到二单元没能拆的一侧,找一块平坦一点的石块坐下:“瞧你这点出息,就这么个屁大的时间就吼叫了,一点耐性都没有怎么才能做好一个真正的警探。”

“我知道我的缺点这个你回家再说我。现在,你告诉我,你刚才给谁打的电话?”蓝薇跟着坐在他身侧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闪着

“一个能帮上忙的人。慢慢等吧。”老爷子一只手摸着蓝薇的秀发,一手捏着她的鼻子亲呢道。

“爷爷,他到底是谁?”蓝薇不停的追问道。

“不要问。”老爷子简单的说:“等!”

等,等是件痛苦的事。特别是等一个神秘的人。

蓝薇缠着老爷子。师姐研究起那个图形。我坐在一边上网看关于八卦的知识。

八点多,领队他们吃完了回来问蓝薇还有什么事要吩咐。

蓝薇看了看老爷子,老爷子摇了摇头。她道:“那好,你们先回去休息吧。今天辛苦各位朋友了。”

众人客气一番,开车离开。当然大功率工程灯也带走了。蓝薇与师姐回到车上去拿照明工具。

老爷子一会看看星空,一会看看图形。秃光的眉头微微的皱在一起。

“你为什么不愿意把知道的全告诉她?”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蓝老爷子对于地上的图形是知道什么的。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对他亲孙女有所保留。

“你是……不是警队的人?”老爷子此时才注意到我,他奇怪的上下打量着我。

“郗易。”我淡淡的说:“这个图形看似先天八卦,其实还是有区别的。区别在于那个圆并不是纯圆。在每组线段相对应的圆上都有一小段缺口,有规律所以不是意外为之。而先天八卦图上面那个看像圆的形其实是两个对称的实体组成的。表示阴与阳,不会有缺口的。”

老爷子坐下星光下,一双眼睛闪出疑惑光芒盯着我一言不发。我与他隔着一个图形面对面坐着。

“你姓郗?哪个郗?”老爷子声音中有一丝不易觉察的颤抖。

我也很奇怪的看着他。为什么对我的姓这么好奇:“希望的希加个耳。”

“这个姓还有其它解释吗?”老爷子的古怪言语让我感觉他像是有千言万语要说一样。

“你们在聊什么?”蓝薇和师姐提着三盏手题式手电过来。“怎么不说了,你不会又在说我小时候的坏事吧!”她瞪向老爷子不悦的说。

“哈……爷爷还不能说说么。你这小家子气从哪学来的……”老爷子笑道。

我不解的看到老爷子眼神恢复到他应有的慈祥。

风越来越冷,她在提醒我们夜深了。不管等谁等的时间也太长了。

“已经十一点了,爷爷,你到底找的是什么人架子这么大?怎么到现在还不来。是不是放了我们鸽子了。”蓝薇急得冲着老爷了吼道。

“哟嗬,看来我来得太晚喽。”一声轻柔的声音从左边响起。他就像突然出现一样,没有一点声息。

我转头看去,是一位看面相只有十八九岁的少年。身高一米八左右,一张娃娃脸,黑发及肩,眉黑而长,双目如星,带着微笑时嘴角出现的两个酒窝让人觉得他阳光可爱。红色衬衫,白色休闲裤,外面是黄色风衣显得他身材修长。腰间有一个黄色小腰包。

蓝薇看了他一眼,立马跑到我身边,蹲下身子轻声问:“我脸上的妆花了没有?”

我无视她的行为。

“看来没花。”她立马挺身抬头对着少年笑道:“你就是我们今晚特别等的人呀!真荣幸,我是蓝薇,很高兴你能准时过来。晚饭吃了没有?路上车堵么?”说着急忙伸出手。好像刚才那个抱怨被鸽子的人不是她似的。

“哈……这是我孙女蓝薇。”老爷子起身走近他说。拍着他的肩,把他拉到一边低估了几句话后向图形走去。

蓝薇白了老爷子一眼后也跟了上去。

少年来到图形前,借着手电的光芒看了看,笑道:“在这里没想到会遇到这个东西。不错,有意思。”

“你知道这是什么?真了不起!”蓝薇一脸花痴像。

我一直看着少年,觉得这个他有古怪,此时的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他怪。

“退后。”少年声音悦耳动听。

老爷子拉过蓝薇与师姐退到图形外。

“爷爷,你放开我,我要看看这位帅哥到底是怎么做的。下次再遇到了我也能亲自动手了。”蓝薇对老爷子紧拉着她十分不满。

“站在这里一样看”老爷子道。

“太远了。”蓝薇不开心的说。

只见少年从腰包里拿出一支十来厘米的笔,是毛笔。又拿出一个有点像画画用的有盖调色盒,不过它要小得多。他打开调色盒上面的盖子,突然转身向蓝薇走来,走到近处,微微弯下腰,笑看着她的脸问:“你是处女么?”

“哎?”蓝薇一怔,没想到对方突然开口会问这个,脸瞬间红了起来:“你……在意这个呀!”

“哈……看来不是了,算了。”他余光扫了我与师姐一眼说:“她们俩连问得必要都没有,还是用我的吧。”

“啊!你……你是女人?”蓝薇惊叫起来:“不会吧。”语气中透出失望。

“哈……”少年大笑。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刺破他的中指滴了几滴血在调色盒里,然后拿起毛笔蘸下去。接着从圆的正西方向开始,弯身在每个图形外口字的西方划了一笔。看去,居然是白色的,浓浓的白色在黄色朱砂上显得格外醒目。

划完后又见他蹲在圆的缺口处,把那个缺口补上。忙完这些,他直起身上,长长的吁了口气说:“在正西方插根金属条入地,快。”

“什么样的金属条?”蓝薇道。

“什么样的都行,无论长短都可以。”少年说。

蓝薇找到一根钢筋段,依言插入图形正西方。

“成了,可以走了。”少年看到蓝薇插好钢筋说。

蓝薇与师姐茫然的看着他,见他此时说完了,大为不解。

“完了?”蓝薇问:“就这么简单?”

“世界上有复杂的事情么?”少年笑道。

“好了,薇薇,你们也可以安心回去了吧,事情已经解决了。”老爷子说着向少年人走去。

“解决了,不会吧?这个可以打开了?那么下面是什么东西?你又做了什么?这个白色东东是什么?”蓝薇不解的东西太多。

少年笑而不答。想来他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什么都没有,快回去。”老爷子脸色沉下来说

“不行,我一定要等过了十二点再走。我没事的,你放心好了。”蓝薇看向少年一眼,眼中带着一丝怀疑。

少年耸耸肩,向她抛了个媚眼说:“相信我,准没错。”

“我当然是相信你的。只是……”蓝薇脸上立现娇晕。

“我的时间是很宝贵的。”少年看了一眼蓝老爷子意有所指道。

“你补全了图形就是解阵了?”我回想着少年人的行为,他只是把图形不全的部分补了起来而已。心中不解。

少年人侧头扫了我一眼,脸上有那么瞬间有种悲哀之色。然后扭头就走。

老爷子长叹一口气无奈的跟着少年离开。

看着他们俩走远。师姐回到图形上仔细研究一番后说:“这个白色的东西很可能是血。”

“白色的血?你是说这血是白颜色的?谁的血?他……不可能,人怎么可能有白色的血呢。不要说人了,动物都没有白色血的”蓝薇绝对不相信。

“白血并不是说是白颜色的血,而是用多种东西加血配成白色的。据说这种东西能辟邪。”师姐说。

“你还知道什么?”蓝薇好奇的缠着师姐。

“我知道的不多,现在只是零星的记得点东西。从工作以后就悔恨自己小时候没有跟外婆好好学习。但是现在悔之晚矣。”师姐痛惜道。

蓝薇想拿起铁锤砸砸看,看看能不能砸动地面,却发现铁锤被工人们拿走了。她只好拿起一拳头大的石块砸下去。地面还是硬得没法下手。

我也在看少年人留下的白色东西。以我感觉是它就是血,不是合成的。白色的血?这完全是直觉因为没有一丝血腥气。

相关内容推荐:

大海啊全是水

编辑大海啊全是水点评:

《守护者》作者思维奇特,想象力很丰富,我喜欢,只是画卷铺的太大,有些写的不够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灵异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守护者